欢迎来到 安徽省田径游泳运动管理中心 网站首页
公告:

党建创建

致敬我们自己身边的“逆行者”

发布日间:2020-03-08   浏览次数:307


我们虽然处于后方,也没有能力到抗疫第一线救死扶伤。但疫情发生后,中心有169名运动员和多名教练员和保障人员分布于国内外11个地方备战,他们是我们自己身边的“逆行者”。

1、冬季项目。男女冰球和轮滑冰球年前共计90名运动员分别在新华学院和哈尔滨两个点集训,人力资源部部长梁尚明和中心副主任 王如东同志,分别于1月21日和1月22日到安徽新华学院和黑龙江省哈尔滨市轮滑冰球和冰球集训点驻守。1月26日总局正式通知十四冬比赛延期,在两位同志精心组织下,队伍于27日全部安全有序撤离集训地。两位同志放弃春节与家人团聚的机会驻守集训地,不断有队员发烧等症状出现。尤其是哈尔滨集冰球训点,女子冰球运动员林佳莹1月23晚上开始发烧不退,咳嗽不止,当晚王如东副主任和体科所队医许斌冒着感染的风险,一道带领队员到定点医院发热门诊检查,直到次日凌晨3点诊断为为传染性较强的甲型流感。

2、田径短跨组。短跨都跃春组12人外训广西南宁,外训地因疫情放假,于1月23日乘山东航空SC8736航班南宁飞合肥,在新桥机场落地发现同行的旅客有人发烧,全部登记联系方式后才放行;杜志强因伤一个人从美国辗转返回合肥。为了不给家里的队伍带来不安全因素,队伍果断决定由家长到机场,全部返回家庭驻地隔离观察。

3、留训队伍。中心留训合肥的有田径和游泳两支队伍,其中游泳队共有15运动员留训,确定了章启祥和汪一鸣两名教练员与运动员一道“封闭”;田径共有16名运动员留训,确定了孙颐波、李凤峰、郑晓峰、马明贵、庞岩、张五一等六名教练员与运动员一道“封闭”。年轻教练汪一鸣和孙颐波家庭孩子小,张五一一个人在家家里还有有老人,庞岩夫人身体不好,马明贵、章启祥、李凤峰和队医石亮也都克服家庭困难,在最困难的时候选择了和运动员在一起。尤其是郑晓峰教练,家有三位年过七旬的老人,并且岳父因患脑梗半身不遂,还有两个未成年的孩子,家里只有爱人一人照顾三个老人和两个孩子,还有自己的教学工作。但郑晓峰同志舍小家为大家,义无反顾的坚持在训练的一线,为王春雨能够取得东京奥运会资格,并力争有好的表现毅然选择“逆行”。

4、国内外训队伍。另有田径的4支队伍共33名运动员,分别由3名教练员带领下分别在海南临高、云南呈贡、云南曲靖和云南楚雄四个地方“封闭”。标枪组教练刘玉龙、竞走组周同美、长跑组王浩带领运动员,放弃了春节与家人团聚的机会,在疫情施虐的情况下克服了重重困难,战疫情保备战。长跑周巧利组因疫情教练员无法赴云南呈贡基地,老队员吴向东主动肩负起教练员的责任,不折不扣地执行教练员和中心的安排,保证了3名外训队员的生活、训练和防疫安全。

5、国外外训队伍。李玉婷于去年11月份赴美国训练,原计划2月中旬回国考试,但因疫情影响无法成行,克服第一次离开家庭、离开教练的孤独和无助,很快适应了外教的训练,在两场室内比赛中稳中有进,期待在后面的室外比赛中有更精彩的发挥。国家竞走队外教组教练员孙超、队医刘传杨和运动员吕秀芝在意大利训练,前期训练和当地的情况非常好,截至2月21日这一平静的状态被打破,到3月7日确诊病例达到了5883例。直航取消、比赛取消、去留不定,在国内形势得到有效控制的当口,意大利一方面是确诊病例极速增加,另一方面人口流动照常、不戴口罩依然是常态。队伍在压力和恐惧中坚持训练,这种艰难只有身临其境才会感同身受。

在我们向为国家战胜疫情舍身忘死的“逆行者”们致敬的同时,也向我们自己身边舍小家为大家的“逆行者”们致敬!